您当前的位置 : 漳州新闻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社区精华

宜春眼科准分子激光手术,宜春眼科医院哪个最好,宜春眼科准分子激光

您当前的位置 : 新闻中心      2017-12-14 10:05:12    来源:中国新闻网    编辑:徐世庆    
字体:【

宜春眼科准分子激光手术,

原标题:香港回归20年,这些士兵见证历史......

今年是香港回归20周年,也是解放军在香港驻军20周年。20年间,一茬茬官兵驻守在香江畔,守护着特区的安全。

当个人的人生历程被写进历史的脉络,那一双双守望的眼睛既见证了香港20年的归途如虹,又谱写了香港20年的星光璀璨。

进港第一车驾驶员黄合明

1997年6月30日,深圳市20余万群众在通往口岸的主要道路欢送驻军官兵。

黄合明没有想到,这么多年过去了,自己的驾驶证还被老连队收藏在荣誉室里。

黄合明是驻港部队汽车连的战士。1997年6月,连队担负为驻军先遣人员运送物资的任务。用地方驾驶执照、挂地方牌照进港的第一辆运输保障车就是黄合明驾驶的。

在香港回归、大部队进港之前,黄合明已经把香港跑得很熟了。但是1997年7月1日运送人员进港的时候,黄合明还是很激动。“那种心情是很不一样的。”黄合明说,以前开车行驶在香港满是新鲜感,但那一刻更多的是自豪。

黄合明回忆起当时的场景:从深圳福田到口岸再到香港沿路,街道两边全是挥着手臂、旗帜的市民,我们就在夹道中匀速开进。当时大雨滂沱,为了和市民打招呼,就一直开着车窗。大雨吹进来,我们浑身都湿透了……

香港回归历经了艰难的谈判,其中在港驻军问题成为几轮谈判的焦点。所以在香港回归时军队进驻香港成为人们最关注的时刻。在茫茫大雨中看见军车驶来的时候,白岩松站在罗湖桥上激动地为电视机前的观众直播:越过管理线!接下来的镜头便是大雨中对着解放军欢呼的香港市民,香港社会组织送上“威武文明之师”的牌匾。这番景象让当年为阻挠驻军杜撰的谣言“香港老百姓怕解放军”不攻自破。

1997年直播时白岩松指着管理线动情地说“这是一条令中国人伤心的线”,但是随着解放军的进驻,香港回归,这条线成为区域线——一边是经济特区,一边是特别行政区。现在汽车连的官兵每天都会碾过这条线,把物资运送到香港的各个军营。20年来汽车连官兵安全行驶1086万公里,无一起违章事故,无一起扰民事故,无一起携私走私案件。驻港部队汽车连用20年的时间证明,驻港部队的确是一支“威武之师、文明之师、和平之师”。

退伍之后做生意的黄合明常常往返于深港两地,对于他来讲,香港是“第二故乡”一般的存在。

在深圳南头机场“备份”驾驶员于廷福

航空兵团组织部队轮换。周汉青 摄

哒哒哒——

直升机在石岗军营的上空悬停,机身下的苇草随着螺旋桨顺时针摆动。哪怕距离地面只有几米,于廷福都不敢掉以轻心。

根据风向风速消速,摆好状态,几个动作完成后,直升机稳稳地落到地面上。再进行一次飞行后的例行检查,于廷福这一次飞行才算圆满完成。

于廷福是一个技术过硬的老飞行员了,这是他在驻港部队的第22个年头,是在香港飞行的第12年。

为什么在驻港部队服役的时间和在港时间不一样?

这要从1997年7月1日开始说起。

这一天的零时,解放军准时进驻香港。但由于天降暴雨,被视为航空力量代表的直升机梯队延迟到早上八点,在天刚刚放晴,刚满足飞行条件后才飞抵香港。

第1架、第2架……第6架!

在香港石岗军营直播的央视记者激动地数着,到第6架的时候声音不自觉地高亢起来。6架飞机全部安全抵达香港石岗军营,这意味着解放军完成进驻。

于廷福从飞机上走下来,但踏上的并不是香港的土地——他和战友李育新作为替补在深圳南头机场待命。6架飞机全部安全抵达香港,意味着于廷福待命任务结束。当然,这也意味着他将没有机会作为第一批飞行员进港。

“当时想着不进港也是作贡献,只要飞机全部安全到了,我们就没什么遗憾的。”对于廷福来说,能够见证香港回归是一生的幸事。

香港驻军实行轮换制,1998年,于廷福所在的飞行大队进驻香港。在之后的几次轮换中,于廷福当过飞行团的团长,但是最后还是回到了驻港部队。

于廷福现在在驻香港部队某航空兵团当教员。由于太过严厉,老飞行员和他同组飞行都会紧张。

“在香港上空开飞机,安全压力非常大。”于廷福坦言,压力来自于外因的不确定性。“我们对自己的技术都是有信心的,但是谁也不知道机械这类的东西什么时候会出故障。”为了把危险系数降到最低,驻香港部队某航空兵团开辟避开人口密集区的训练飞行路线,每次飞行都做到起飞前、落地后两个“十五分钟协同”,勤务人员更是兢兢业业,飞机交到飞行员手中时已经过了五道关。

再有两三年于廷福就到了最高飞行年限。当年没有机会在香港回归的第一时间驾机俯瞰这片美丽繁华的土地,或许在最后一次飞行时,他可以从容地对香港说:“我已经守护了你20年。”

驻港部队仪仗队国旗手冯冠臻

1997年7月1日零时,驻香港部队总部添马舰营区升起第一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。

三名解放军官兵围着旗杆站得笔直,国歌声起,中间的军人挥臂一甩,国旗飘扬展开。

“敬礼!”

举起的右手直到国旗伴随“前进进”的节奏升到顶端才放下。

冯冠臻对儿时第一次在电视里看到升国旗的场景记忆犹新。“那个甩国旗的真帅。”他甚至偷偷对着镜子,模仿着挥过手臂。

当初踮着脚才能给电视换台的小男孩成长为一米八几的小伙子,十八岁的冯冠臻参军了,穿上了在电视里看到的绿军装。

在新兵连表现出色的冯冠臻被点将,带到广州参加一项任务——为国际军体第47届射击世界锦标赛开、闭幕式抬旗。

这次任务对冯冠臻来说更像是一次命运的眷顾。圆满完成任务后,冯冠臻直接被驻港部队仪仗队挑选到国旗组,成为“预备”国旗手。

冯冠臻第一次作为国旗手执行任务是在2013年。香港回归16周年,驻港部队举行军营开放。看着一批一批香港市民不断进场,在练习过无数次、洒过无数汗水的旗杆下,冯冠臻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了。

“班长,以往这里会来多少人?”冯冠臻偷偷地问。

“一两万吧!”班长淡淡地答,而此时冯冠臻的心理防线已经“崩溃”了。

即使心情紧张,经过千百遍训练的肌肉依旧能近乎完美地呈现每个动作。当国旗升到顶端时,冯冠臻的信心“秒燃”,退场时每个动作都做得铿锵有力。

冯冠臻没有数过有多少面国旗在他手中展开,徐徐升起在香港的上空,但他始终都记得第一次升旗时,自豪之后那种抑制不住的想哭的冲动。“我成为一名真正的国旗手了。”

每次出任务,拿到一面崭新的国旗之后,冯冠臻都要把国旗铺在床上,一点点仔细熨开褶皱。“要是20年前在香港升起第一面五星红旗的人是我该有多好!”熨烫的过程,冯冠臻脑海里经常飘出这样的想法。

显然,历史并不能因为一个年轻人的“臆想”而被改写。但是,年轻人何尝没有参与历史的书写呢?

或许在香港回归20周年的纪念仪式上,冯冠臻将升起一面崭新的国旗。在电视里,在现场,将有许许多多的小“冯冠臻”看到这一幕,国旗的情结就这样在又一代孩子的心里生根发芽,在20年后开出绚烂的花。

回归当天出生的特战队员韩港归

韩港归在站岗。

港归,因为这个特殊的名字,韩港归一来到驻港部队就出了名。

“我刚知道被分到驻港部队的时候觉得特别意外,我在香港回归那天出生,又去香港当兵。”因为这个特殊的缘分,韩港归在教育课上常常被点名:“请韩港归同志用自己的故事讲讲香港回归的历史……”

当战友们齐刷刷地看向自己的时候,韩港归总是又害羞又自豪。

这种缘分,也让韩港归的父母自豪。“我家港归在1997年7月1日出生,现在又在驻港部队当兵,还是特种兵呢!”港归妈妈和邻里不止一次地这样说。

韩父韩胜宁回忆起儿子出生的场景。1997年7月1日晨,韩港归呱呱坠地。此时,五星红旗正在香港上空缓缓升起,医院外面是隆隆的鞭炮声。医生们都围过来看这个在重要时刻出生的漂亮男孩。“不如就叫‘港归’吧!”不知道谁这样提议,韩父高兴地应着:“好!好!好!”

后来韩港归看香港回归的纪录片才知道,在自己出生的时刻,解放军在大雨滂沱中进驻香港。中英防务交接中我军指挥官对英国士兵说:“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接管军营。你们可以下岗,我们上岗。”

“当时对这句话印象特别深。”韩港归入伍两年来还没有机会走出自己所在的石岗村营区,还没见过当时进行防务交接的威尔士亲王总部,也就是现在的驻港部队中环军营。

“如果有机会,我一定会去那里看看。我还要到紫荆花广场,去看看香港的地标。”韩港归说。

现在韩港归更期待的是自己20岁的生日,那将是举国同庆的一天。

20年,是婴孩到少年郎的成长。对于香港来说,这回归的20年何尝不是一种成长呢?

作者:周圆

编辑:火艺卉

编审:曲延涛

来源:解放军报客户端